收藏本站
  • 首页
  • 校园动态
  • 学校概况
  • 部门办公
  • 教学管理
  • 教育教研
  • 德育之窗
  • 特色教育
  • 师生风采
  • 视频点播
  • 您的位置: 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 > 视频点播 >
    王 曦:“转型升级”方能应对危机 - 中山大学新闻网
    信息来源:未知  ‖  发稿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18-12-31 17:22  ‖  查看次  ‖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kplayer.htm

      王 曦:“转型升级”方能应对危机 - 中山大学新闻网王 曦:“转型升级”方能应对危机 稿件来源:广州日报2008-10-13 C18版

       作者:宣传部

       编辑:

       发布日期:2008-10-13

       阅读次数: 此次席卷全球的危机,直接原因是美国的次贷危机,它极大地伤害了一直以来被视作世界经济发展火车头的美国的经济,从美国最近公布的经济数据来看,耐用品订单数、失业人数、房地产成交量等主要宏观指标多已达到了近十年来最差的数字,而这还只是开始。难以计数的金融机构坏账会逐渐显现、随之而来的金融机构倒闭、大幅裁员将不可避免。虚拟经济泡沫的破灭将进一步的影响实体经济,使得已经疲弱的消费与投资受到严重的影响,如此恶性循环,危机将日益显示它的破坏力。 目前,各国正在实施种种经济政策来拯救经济,例如美国的7000亿美元救市计划,以及可预期的全球性的政策性减息。这些措施是否灵验?我认为它们至多是治标,而非治本。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如果熨平经济周期的政策真的能够彻底解决问题,那么就不会再存在经济周期了;而现实刚好相反。 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困局:外因与内因 一种认识是,这场次贷风暴直接影响的是美国、其次是日本、再次是欧洲,而对中国的影响并不大。这种看法未免乐观。次贷对我们的影响直接来说,它使得我们持有的大量美元资产大幅缩水,从已有的数据来源上看,目前中国外汇储备的构成是——3700多亿美元美国两房债券,5000多亿美元美国国债,2000亿美元中投控制,3000多亿美元短期债务,2000多亿美国次级债,2000多亿美元现金或欧元资产,共计1.8万多亿美元。现在去掉2000多亿美元美国次级债与3000多亿美元短期债务,中国外汇储备以未平仓价格计算只有1.3万多亿美元。加之美元不断贬值,它代表的实际财富价值更是在不断流失。间接的影响是,由于美国经济的每况愈下,美元不断贬值,其进口需求日益疲弱。这对我国的出口企业来说是致命打击,已经有相当中小型出口企业的日常经营出现了困难。从年初开始中国经济就已经显示出后继乏力的态势。2月份CPI创出8.7%的涨幅新高以后,通货膨胀成为了首要矛盾。在采取了一系列市场和非市场的措施以后,5月份以来连续4个月出现了CPI的回落,直至8月份令人意外的达到了4.9%。然而PPI却一路走高,8月份已经达到了10.1%。创出了12年来的新高,展现出与CPI倒挂的态势。从理论上来说,PPI的上涨必然会传导到CPI上来,然而之所以会出现二者倒挂的情况,一方面是政府的价格干预使得定价机制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扭曲,另一方面国内绝大多数商品供过于求的形势也限制了PPI对CPI的推动。PPI与CPI不断加大的剪刀差直接蚕食企业利润,许多中小型企业因高企的成本而陷入严重的困难,倒闭破产者也越来越多。还有更多数据可以说明我们通货膨胀和经济困难的外部原因:次贷危机导致预期美元,热钱流入并内生地增加了我国货币供给;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增加了企业运营的成本。以上只是外部原因。笔者认为,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在次贷危机和成本推动的通胀中触发下,中国出口为导向的、粗放的经济增长模式经济已经不可维系,以投资和出口拉动的高增长神话在目前的大环境下也不再会出现。于是,内部结构性矛盾爆发出来:在人力、资本优势逐渐丧失,而新的经济增长点又不能及时出现的情况下,经济增长必然减缓。 中国经济将经历一段中期(3~5年)的调整时期 近代较严重的经济危机,都严重摧毁了生产力。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与一次世界大战直接关联。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经济泡沫的破裂,使其一蹶不振,被称为是“失去的10年”。上世纪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使得东南亚国家多年苦心积累的财富,被席卷一空,多年之后才逐渐恢复。此外、俄罗斯经济危机、网络科技泡沫的破裂给投资者的伤害,相信很多人还记忆犹新。应该认识到,历史上的一些危机解决模式已经不再有出现的可能,例如我们不能想象再出现一场战争。因此,如何尽快从危机走向复苏,在我们人力、资本优势逐渐丧失的情况下,只取决于我们能否及时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然而从全球的视角来看,电子、网络科技带来的这一轮经济繁荣已经走到了尽头,现有的经济增长点已经基本耗尽其潜力。从国内的视角看,中国经济发展到目前,要从根本上解决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不可避免地要进行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但是产业调整绝不是立竿见影的,而是一个长期的也许是痛苦的过程。因此,有理由认为我国经济将经历较长的一段困难时期。如果我们不愿意以未来更大的痛苦来抵偿,预计中国经济将经历一段中期(3~5年)的调整时期。给出这样一个期限还是基于我们能实行正确的经济政策的基础上。 积极应对危机,采取短中长期措施缓解痛苦 我们仍然可以有所作为来减轻这种痛苦,这可以从短期、中期和长期三个阶段来指定相应对策。理论上,从短期来看,我们可以合理采用一些逆经济周期的政策来减少或者平均化危机过程中不良影响,从而避免一系列问题集中爆发而产生剧烈的经济震荡。在这里我们强调要“合理”的运用,因为从经济周期的角度来看,经济政策从来就没有熨平经济周期,相反还存在有激化矛盾的可能。同时在中长期,我们应该明确,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结构性问题必须得到改善,此时,产业政策的变化和经济发展战略的彻底转变才是我们走出危机的根本途径。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在于新生产技术的应用,因此,笔者有这样一个观点,尽管目前美国遭受的危机影响最大,但是凭借其在高新技术领域的储备、领先优势和优越的创新机制,仍然有可能先于其他国家走上复兴的道路,继续充当世界经济的领导者。基于上面的判断,我在这里针对性提出几点应对措施来减少(而不是解决)我们即将要面临的痛苦。短期对策短期而言,危机中的市场动荡不可避免,这种动荡既是经济下行的要求也是不理性行为的后果。此时,我们可以选择合理的货币、财政、汇率政策或者政策搭配来缓解这种冲击。适度、适时地采取政策干预的前提是我们对市场均衡水平有比较准确的判断,然而国内的研究者对此类问题的研究尚不多见。笔者就曾对合适汇率水平作过一些探讨,并得出一些结论。我们希望看到此类有现实意义的研究丰富、深入起来,这样才能会为政策制定者提供更多的帮助。具体而言,笔者认为,货币、汇率和贸易政策应以稳定局面为重;鉴于我国财政收入增长远高于居民收入增长的状况,财政政策应还富于民;鉴于民间投资可能低迷,为了确保一定的经济增长、减缓就业压力,财政支出要有前瞻性。此外,稳定经济其他措施,例如工资指数化、保值储蓄等都是值得研究。中期对策如前所述,要在中期内尽快走出危机,解决问题的根本在于经济结构的转型。首先,要改变单纯依靠投资和出口拉动的旧增长模式。上文我们已经讨论了这种模式是不可能再在危机环境中持续下去的,那么为了保持经济有一定的增长以缓解其他社会问题的手段只剩下了刺激内需。笔者正在进行的一个研究就是分析我国转型期的消费和预防性储蓄问题,提出了转变改革方式以减少支出和收入的不确定性、建立健全保障体系、建立收入和支出改革的正向联系等切实可行的手段来在中期刺激和平滑消费。中国的市场容量是其他经济体难以企及的,这也是我们重振经济最重要的基础。但它也是老大难问题,如果不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政策,提振消费只能是理论上的可能。其次,充分利用国际分工中的比较优势,通过区域性的经济合作,重新获得一些组织意义上的全要素生产率(TFP)的进步,以获得新的增长点。最后,主动、科学、逐步地推进产业结构升级,提高我们的产品竞争力,通过加大使用成本,逐步将高能耗、高污染的产业淘汰出去,才能保证我国经济的长期、稳定发展。我们高兴地看到,广东省的“双转移”政策已在此方面做出了积极的探索,其战略是正确的。长期对策长期经济增长的源泉在于科技的进步,然而新技术、新能源和新材料的研发耗费巨大,政府在推动技术创新的运动中起着重要的引导作用。此外,其他风险创投机制也是有益的补充。基础性研究对经济的影响也许在超长期才能显现,但是着眼于长远利益,加大对其投入依然是值得而且必要的。这些项目的推动,依然需要政府担当重要的角色。 (作者是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国际商务系教授)



                  
    上一篇:中韩巅峰对决战火升级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2-2018 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六开彩开奖结果 版权所有
    备案号:  网站名称: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六开彩开奖结果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7.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