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首页
  • 校园动态
  • 学校概况
  • 部门办公
  • 教学管理
  • 教育教研
  • 德育之窗
  • 特色教育
  • 师生风采
  • 视频点播
  • 您的位置: 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 > 教学管理 > 科室信息 >
    【南方都市报】陈平原:情怀是更柔软、内向的表达方式 - 中山大
    信息来源:未知  ‖  发稿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18-12-31 17:20  ‖  查看次  ‖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plus/ckplayer.htm

      【南方都市报】陈平原:情怀是更柔软、内向的表达方式 - 中山大学新闻网【南方都市报】陈平原:情怀是更柔软、内向的表达方式 稿件来源:南方都市报2014-12-20第A12版

       作者:颜亮

       编辑:金凤

       发布日期:2014-12-22

       阅读次数: 人物简介陈平原,1954年生于广东潮州,文学博士,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近年关注的课题,包括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中国小说与中国散文、现代中国教育及学术、图像与文字等。著有《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千古文人侠客梦》、《中国现代学术之建立》、《左图右史与西学东渐》等。治学之余,撰写随笔,借以关注现实人生,并保持心境的洒脱与性情的温润。在信息充溢的时代,坚持立场、见解和情怀。——陈平原寄语南都过去的18年里,北京大学教授陈平原开始关注中国的高等教育,并且在公共领域频繁发声。我们选择他,是因为他虽身处学斋,却从未忘记对知识分子情怀的坚守,在众声喧哗的时代,发出学者应有的理性声音。陈平原这两年在香港、北京两地跑。除了担任北大中文系教职,他还是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及文学的讲座教授。陈平原是潮州人,1977年,恢复高考后,考入中山大学中文系,因而与广州的关系非常紧密。1987年,在北京大学获得文学博士学位后,他留校任教至今,研究重心主要是文学史和学术史。到1996年,陈平原开始编《北大旧事》,由此切入高等教育研究。乱七八糟和生气淋漓的大学中国现代高等教育的肇始,一般认为是,1898年戊戌变法期间京师大学堂的建立。1912年,京师大学堂更名为国立北京大学。直至现在,北大在中国高教界的地位都难以撼动,一举一动都会引发巨大反响。正因为此,1998年,北京大学成立100周年之际,无论是北大校方还是官方均举行盛大的庆祝仪式。准备工作从几年前便开始准备,陈平原在1996年开始编的《北大旧事》正是其中的一小环。但对我来说,我之所以会进入教育史(研究),除了北大百年校庆这个契机,也是我做文学研究的一种延伸。陈平原解释,他很关注五四新文化运动,那必然会关注到北京大学,关注到中国现代大学的建立这些问题;另一方面,研究教育史也被他视为一个契机,让他能够有机会在专业之外介入社会。回顾过去18年自己对高等教育的研究,陈平原将其大致分为大学史和当代大学批评两部分。其中大学史谈的是历史问题,在他看来,中国大学的得失成败是理解今天中国大学的关键。很多人只会横向看牛津、哈佛,拿它们跟中国大学来比,这是有失偏颇的。陈平原说,中国的大学是长在中国的,所以它必须和这个土壤一起成长。过去18年,在陈平原等的带动下,中国大学兴起过一阵讲故事的风气。这可能也是理科和文科的区别,理科喜欢看数据,而我们文科喜欢看故事。陈平原笑说,可千万不能小看这些故事,这些故事涵盖了大学的精神、传统和人文,故事里有人物有情节,更重要的是背后还有情怀,我研究高等教育的思路和立场也是通过这些故事表现出来的。有了这些史的尺度,我知道了这一百多年来,中国大学一路走来很不容易;但与此同时,我也清楚知道,对中国现代教育的研究决不能硬套以前的历史。陈平原谈到他对当代大学批评的一些经验。一个最常见的例子,是拿过去的西南联大和现代的清华、北大简单比较,然后否定当下中国的大学教育。在他看来,这样的批评,除了宣泄情感,没有半点意义,究竟哪些对哪些错,只有在非常仔细地辨析和体贴地批评之下,才能让别人接受,如果不是这样,你用一个特别高的理念,或是特别空的精神来谈论当下的中国大学,实际操作的人肯定会很不开心。对于今天中国的高等教育,陈平原用了乱七八糟和生气淋漓两个看似矛盾的词来形容。今天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学试验场,有三千多万人在念书,目前这个数目还在迅速发展。陈平原解释,说它是乱七八糟和生气淋漓,是因为它既有混乱的一面,也有生机勃勃的一面,也正因此,能够看到非常多的体制和尝试在各地发展。 1998年:中国高教分水岭中国高等教育之所以会出现乱七八糟和生气淋漓的情形,1998年是一个重要的坎。因为前后都身处其中,陈平原的感受也更为强烈。 1998年,有两条不同的路径同时启动:一是北京大学百年校庆上,中央领导提出‘我们要创建世界一流大学’,以前我们说的是‘要创建世界一流的社会主义大学’;第二个是1997年金融危机之后,迎来了1998年的高校扩招,扩招一方面提高了大众的教育水平,但同时稀释了原有的教育资源。陈平原说。这两条路径显然有矛盾之处,但它们在1998年齐头并进,最终塑造了我们今天所见的中国高等教育制度体系。这个体系非常复杂,影响也极其深远。今天很多人只知道北大、清华这些在金字塔顶端的大学,事实上,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包括合作办学、民办大学这样的学校。陈平原说,目前中国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大学生是在民办大学上学。前不久,大家都在批评‘985’、‘211’这一系列制度,我在两年前就说过,这个制度要么取消要么扩展,而不是将目录固定下来,这对很多大学生很不公平。陈平原提醒,不能只关注那些在金字塔顶端的大学,还要关心那些在中间奋斗、正在成长的大学,以及那些底层大学的困境。但也正是这种体系的不完善,展现出中国大学的生机所在。以前我们是大一统,今天变得如此复杂,甚至连大学校长们都说不清我们的大学究竟是什么。陈平原今年还曾专门写过一篇长文,谈的就是究竟该如何看待民国大学。在这篇文章中,他批评了当下很多人简单拿民国大学和当下中国大学来比较的做法。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是,1937年,中国所有大学生加起来也就4万人,而今天,仅中山大学就有五万多人。这是根本没法类比的。精英型大学发展所面临的困境,和今天大学教育普及后,中国大学发展的可能性,还有在这中间各种各样的大学的发展方式,都是我们必须要关注的。陈平原说。而对于引发这一切的高校扩招,陈平原始终持批评态度。大学突然间扩张得这么快,带来最大的问题就是大学生的就业问题,你只考虑把他们招进来,但却没想到他们日后的需求。陈平原说。对于中专生,毕业后他可能还能接受成为简单劳动者;但大学生,让他再去做简单劳动,可能就无法接受了。陈平原说,政府教育决策一旦出台,必定得好几年才倒得回来,在这中间还要想尽各种办法去纠偏,但学生们也不是白老鼠,不是你想改就能改得过来的。也正是因此,今年,官方又提出要重新恢复职业教育,但问题却变得有些复杂。职业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并不是想转就能转的。陈平原说,过去十几年间,很多职业学校变成了普通大学,招了一大堆博士回来做普通高等教育,让他们带博士生,学校也忙着申请博士点。现在突然让他们又变回职业教育,让这些老师怎么转是个问题。大学是应该扩招,但这需要严谨地计划,而不是简单地‘大跃进’,陈平原说,教育的大跃进将来会碰到很多困难,后来的人要不断修补前面留下来的问题,所以有些遗憾。关注当下更强调情怀作为学者,在众声喧哗的当下,应当如何发声,陈平原也有自己的思量。在关注当下时,我强调的是要有一个好的切入点。对陈平原而言,这个切入点就是教育和都市文化,因为其他东西我不懂,我特别担心的是,学者要么乱关心,要么打着学者的招牌说些谁都能说的话。在陈平原看来,知识分子介入社会之所以跟普通人不同,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是因为他有专业的背景、视野和见识。作为学者,很多人说陈平原有颗入世之心。但让陈平原自己来说,他却更愿意将其称之为是情怀。陈平原聊自己,情怀是他每每会提到的词。陈平原爱说情怀,因为情怀很大程度是对这个时代、对过往历史的体贴,而不强调个人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我曾再三说过,读书人或知识分子一旦发言,就想变成领袖,这种意识是不对的。比起立场和责任,情怀是更加柔软、内向的表达方式。而对于陈平原这一辈的学者,沟通他们与公众的,往往是包括报纸在内的媒体渠道。《南方都市报》与陈平原的交往也始于此,他时常会在南都发表自己的新观点、新想法。但当下,随着网络媒体的不断发展,纸质媒体的空间日渐萎缩。以前各个大报的副刊部是最强的,现在基本上都被瓦解了,变得越来越边缘;专栏也在萎缩,过去专栏可以说是报纸的灵魂,但现在,专栏体现报纸精神高度的功能已经没有了;体现报纸商业利益的功能也没有了;体现报纸文采的功能也没有了。陈平原说,专栏的垮掉,是整个媒体的生态发生了变化,报纸不再是唯一的传媒,电视、网络兴起后,语言表达模式跟之前完全不同。在陈平原看来,今天很多媒体从业人员已不再把写作当文章看了,这是我非常固执的一个观念。我给报纸写文章,他们已经不寄样报了,编辑跟我说网上都有,让我自己去下载就好了,干吗还要寄?但差别就在这里:你认为是信息,我认为是文章。陈平原说,同样是文字垒起来的,你觉得是信息,信息流动就流动了,过去就过去了;我以为是文章,是值得经营的,值得作为惊世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作为文章来经营的。现在不仅是读者,包括很多媒体从业人员在内,认为报纸就是文字,看过就丢了,没人想过报纸还会被保留。但对我自己来说,每一篇在报纸发的文章,都要经过我仔细推敲;每一个采访记录,我都要审定,为自己的思考和表达负责。陈平原说,现在很多人都觉得每天有那么多信息,你想留意都没办法留意,也不会去留意。正因为此,所以我才给南都18年寄语说:在信息充溢的时代,坚持立场、见解和情怀。正是因为这份坚持,使得新闻业值得工作,如果不是的话,那就只是一门技术。南都渊源陈平原是南都《大家》版的长期作者,曾在南都发表多篇文章。 2011年11月,陈平原受南都邀请,在岭南大讲坛·公众论坛主讲六城记:都市想像与文化记忆。 2012年9月,陈平原就新书《读书的风景》接受南都专访。 2013年7月,陈平原接受南都文化副刊策划《问学录》专访。 2014年7月,陈平原再次受邀参加南都公众论坛,主讲当代中国的‘大学文化’。原文链接:http://epaper.nandu.com/epaper/A/html/2014-12/20/content_3364164.htm?div=-1



                  
    上一篇:我校开展“校园之星”评选活动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2-2018 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六开彩开奖结果 版权所有
    备案号:  网站名称: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六开彩开奖结果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7.0以上